疫情中的上海“城中村”
来源:疫情中的上海“城中村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1 21:23:02


1月24日,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发表于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的论文中,就记录了一位10岁的无症状感染者,其并未有发热、无力、咳嗽、咽喉痛、胸痛及腹泻等症状,但因家中已有四人确诊,父母坚持带他做了肺部CT扫描,发现有肺炎感染,随后又进行了病毒检测,结果呈阳性。

2010.06--2013.04江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

1998.03--2003.05江西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调研员

随着对无症状感染者认知的进一步深入,以及相关数据统计及公开情况的完善,围绕占比问题的争议或许会减小。

从2月初至今,各省市曾零散地通报过无症状感染者的个案调查,从中不难看出此类患者的难以捉摸。

1994.05--1996.01江西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主任科员

1月28日,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三版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》(下文简称新冠肺炎防控方案)中,首次对无症状感染者做了解释(详见下图),但并未说明无症状感染者是否具有传染性,而对该群体的管控手段与确诊病例也存在差异——在疫情严重且医疗资源紧张的地区,无症状感染者不要求强制集中隔离,而可以选择居家观察。

造成这种差异的可能因素之一,是各地病毒检测的力度。比如,在全球新冠病毒检测比例最高的冰岛,其总人口仅有36万人,但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在1万以上,其中约半数阳性者没有症状。

“因为我们有强有力的监测系统,一旦发现(无症状感染者)立即隔离,同时对相关接触者也立即隔离观察,第一时间切断传播链的话,不会出现像第一波那样的疫情暴发。”钟南山在4月1日接受深圳卫视采访时,给出了这样的判断。

1月至今,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有什么变化?